●2017韓劇tvN【孤單又燦爛的神-鬼怪 쓸쓸하고찬란하-도깨비 燦爛的守護神】妳會把忘了我的妳的人生,完成得很美好 (孔劉 李棟旭 金高恩 劉寅娜 陸星材)

「如果靈魂附在某個人的舊物,或沾了血的東西上,便會成為鬼怪。」

◎「上過無數戰場的長劍染著主人的鮮血….只有鬼怪的新娘能拔出劍,讓一切歸於安息。」

◎從古轉今,在現實中卡靈異,【孤單又燦爛的神-鬼怪 쓸쓸하고찬란하-도깨비 燦爛的守護神的節奏算輕快,劇情偶而暖心偶而不捨,能讓我乎笑乎沉重。特別難忘的也是兩大帥哥搭檔吧!孔劉飾演的「鬼怪」和李棟旭飾演的「陰間使者」,期間交情的微妙感,非常討好。另外,我也想記一筆是陸星材飾演的「雙」角色也很突出,這孩子在韓綜【我們結婚了】初認識,能夠有戲劇裡自然的表現讓我很驚喜。對我來說,這是一部看男不看女的韓劇,就算男秘書、男奸臣、男王…個個被編得性格獨立明顯,贏過女角色太多。

◎活過900多年的「鬼怪」,忘不了前世而痛苦,大概也閒著沒事做,偶而會多管閒事給一些陷入困境的人帶來奇蹟或希望;上上上輩子前犯了大罪被貶的「陰間使者」,選擇忘了前世記憶卻在這世深陷痛苦,「遇見」他就是人生終結。這一世,這兩個人意外「生活」在一屋子裡。

◎某些條件下,鬼怪可以看見「未來」;跟陰間使者碰觸,可以看見「過去」,因此【孤單又燦爛的神-鬼怪 쓸쓸하고찬란하-도깨비 燦爛的守護神】這部劇有跨越時空的劇情。簡單來說,鬼怪和使者的「故事」,有遠古時,王與臣的怨,王與妃的愛,主僕的短聚,900年間的偶發事件,來到今世的重逢和分離,走到來世的相聚…….古裝的高麗,現代的首爾,加拿大魁北克的漂亮外景交叉出現。

◎高麗時代,將軍金侁(孔劉)為君王在戰場上奮戰報捷,回城後,卻被王(王黎)(金珉載)以逆臣之罪,滿門處死,是王妃的妹妹金善(金所炫)及親友慘死眼前。金侁「受死」,讓親信以自己的戰刀送自己「上路」,耳輕聽信讒言的王下令,棄其屍於荒野。金侁的死,悲憤含冤。幾年後,金侁成了不是人的「鬼怪」復活,斬奸臣,喚不回病倒的王,胸口直鑄的刀劍仍在,他只能孤單在世世代代「人類」的輪迴裡「活」著…..900年,當年的「老僕」和「小僕」孫,幾輩子轉世「陪」著主人,侍奉他。傳說裡,鬼怪必須找到命定中的「鬼怪新娘」,才能拔出他胸口的鏽劍,安息歸土。

◎首爾,陰間使者(李棟旭)出場。這部分編寫得很有意思,使者們都很「認真」工作,戴上黑帽子便能隱身不讓人見,每個月會收到「生死簿」讓使者接引亡者走,在豪華的秘室裡,類似「喝孟婆湯忘掉今生」的概念,陰間使者會煮上一杯茶,喝了茶,開「門」離開……當然,偶而會失誤,偶而會瞬變,該死不死而成為生死簿上的「遺漏者」,使者得繼續「收件」追捕……

◎使者(李棟旭)「遇」上人間徘徊的鬼怪(孔劉)時,兩個大男人「鬥」上了。鬼怪一時心軟,出手救了遭車禍的懷孕婦女,阻礙了使者帶人的任務。這一緩,媽媽多活了幾年,小女兒成了「陰間遺漏者」。

◎池恩倬(金高恩)能「看見」別人看不見的鬼,她是當年鬼怪(孔劉)護住母親而生下的女兒,她頸後有記號,「鬼」們傳聞她就是「鬼怪新娘」。9歲時媽媽意外過世,她在阿姨家被欺負著長大。有一天,恩倬「吹熄」小火苗卻「呼叫」出鬼怪,她還以為鬼怪是她的「守護神」呢!

◎金侁活得這麼久,第一次有「人」能如此「對待」他,恩倬到底是不是真的「鬼怪新娘」?她能「抓住」他,也能跟他玩「穿越門」,猜不透,太反常。恩倬讓鬼怪心煩意亂,預知能力在她身上不起作用才讓人放心不下。

◎恩倬決定「賴」著鬼怪了。她要嫁給他。擺脫不幸的命運。

◎我是感到奇怪的,服侍鬼怪的老管家獨孫柳德華(陸星材),怎麼能和陰間使者(李棟旭)成朋友?招租?他把鬼怪叔叔住的豪宅分租給了使者,如此,鬼怪和使者就同一屋簷下了。兩個人較勁可厲害了,都有超能力,講話還能心電感應不用張開嘴,玩玩鬧鬧,真有好戲看。真佩服編劇的靈感。不過,韓星陸星材,差點我也將他跟徐仁國搞混了,能當明星的「開賣拉Face」總有相似,我眼力不夠好。

「沒有陰間使者能帶走一個想嫁給鬼怪的人。」使者找了池恩倬10年,她是遺漏者名單裡必須上交的任務,沒想到現在能召喚出鬼怪來保護她,真是有力的抵抗。陰間使者們是有工作組織的,有前後輩,能用email通告,三不五時辦餐會,帶上黑帽子就是「上班」不讓普通人看見,哇…真酷!使者跟鬼怪一樣在適應現代生活,沒有用手機的習慣,穿越劇最愛編這種「不會用」的玩笑梗。

◎鬼怪(孔劉)為恩倬起煩的時候很可愛,會出現雲煙,會打雷….如果,恩倬看不見他身上的劍,她就不是真的鬼怪新娘。使者(李棟旭)說,也許恩倬年紀小,也許需要別的條件或方法,她才能做到。金高恩飾演的池恩倬,要倒楣很多次,遇難很多次,竟然能讓兩大帥哥連手呵護,運氣不錯。常對鬼怪生氣的19歲的恩倬,讓金侁想起他曾守護的年輕的王。那一年,容不下金侁將軍的17歲王…….

◎我愛韓劇裡用小飾物來串故事,這部劇裡是千年前王妃(金善)的玉戒指,好美。當炸雞店老闆娘Sunny(劉寅娜)在小攤上拿起戒指,與她對視的使者無來由的掉下眼淚…..劉寅娜飾演讓學生池恩倬打工的老闆,有個性,不廢話,角色性格很鮮明,觀眾會先看懂Sunny的前世是金侁的王妃妹妹(金善),她第一眼就「看上」使者的帥,迷上他。

◎同居的鬼怪和使者,從此為「情」所困,鬼怪總想在意恩倬,使者總想著Sunny,互相消遣。

◎恩倬說,第一次見面就能「看見」插在鬼怪胸口上的長劍,她也會害怕……鬼怪擔心了,他一直尋找「新娘」就是為了能拔劍讓他死,現在他卻又眷戀人間,怎麼辦?使者說,不願意死的話,他可以「帶走」恩倬,反正她早晚必須走…..被阿姨拋棄的恩倬是來求救的,她證明自己是鬼怪新娘,求鬼怪收留她,才能有個地方住。

◎漸漸地,19歲燦爛天真口無遮攔的恩倬,打動了900多歲金侁的心。如同書裡寫的,是初戀。我第一次看金高恩演戲,她不是太漂亮,演得還自然,台詞多,讓我接受恩倬的角色可以吸引年齡差距很大的鬼怪大叔絕不是只有命運…..。鬼怪說,「下雨」是他的「難過」,只要一下雨,恩倬就糾心了,她以為惹惱了鬼怪才會突然下雨,擔心他不開心,才會下雨。

◎出生就註定是鬼怪新娘,「拔劍」就是唯一「任務」,不會也不該有愛。恩倬還不清楚鬼怪大叔的「劍」,其實是他能「活著」的支柱。主線之外,【孤單又燦爛的神-鬼怪】也有很多旁枝小劇情,能幫鬼的恩倬,能幫人的金侁,能讓人忘記今世的使者,都心熱善良。生命就是這麼來回一回事,越看劇越平靜,真能一路上有這些人幫著,倒也幸運。

◎韓劇裡本該是男女主角鬥嘴吃醋鬧粉紅有意思,比方說,鬼怪和恩倬,但【孤單又燦爛的神-鬼怪】更吸引目光的卻是男男配-孔劉和李棟旭-鬼怪和使者的眉來眼去。

◎面對突然可以死的機會,突然擁有恩倬笑容的現在,變得痛苦,捨不得走。鬼怪眼前浮現「未來」的恩倬,她依然笑得開朗,身邊卻沒有他。對,應該是這樣吧….「我最後還是結束了永生。我死後的很多年,妳會把忘了我的妳的人生,完成得很美好。我應該要消失,為了笑靨如花的妳,結束此生。」

◎她想知道他的故事。金侁,眼紅含淚,他說著那一年,不顧一切回城走向王,每走一步,就害死一位親人…….劍,就是「懲罰」,900年,夠了,讓她拔出劍。恩倬不信金侁是壞人,神給了他超能力,如果他壞,鬼怪就不該遇見能拔劍的新娘,劍不是懲罰,她擦乾他的淚,「雖然不知道你是甚麼人,但你是被愛的存在,真的。」

◎鬼怪:「大概,我死了也活該。」使者:「沒有任何死亡是活該的。」

◎鬼怪:「只有她,才能讓我死。可她總是讓我想要活下去。搞笑吧!」使者:「你別搞錯了,沒有她的時候,你也過得很好。」是嗎?沒有她以前怎麼過的?老管家對金侁說,與其求死,不如求生吧!

「是不是需要比詛咒更強烈的呢?比如說,真正的愛情?」恩倬拔不出劍……

◎鬼怪動了真情時瞬間的心痛,恩倬就能握緊「劍」。沒錯,恩倬真的是能「終結」他永生的「新娘」,可現在的金侁卻想永遠看著讓他人生燦爛的恩倬。「初戀」最痛,說不出口的撫慰,恩倬是鬼怪的初戀。

◎這一世,Sunny跟使者的耍曖昧,就要曲折多回。不像王和金善的兩小無猜,他們倆「感覺」對了,但沒有前世記憶。使者(李棟旭)看見了鬼怪妹妹(金善)的畫像,心痛大哭,為什麼?…….「沒有記憶,只有感情,就覺得非常難過。」陰間使者也想找回自己失去的記憶,解開謎。

◎「神」說,金侁不死,恩倬死;恩倬終於得知,拔出劍,鬼怪就會灰飛煙滅。

◎「神」說,是金侁讓恩倬帶著拔劍的使命而出生的,如果不做,恩倬沒有存在的理由。不拔劍,恩倬將面臨各種不同死亡的危險,她是死亡名單上的遺漏者。真是孽緣。「原來這裡也不是我的家。」恩倬選擇偷偷離開鬼怪,她下不了手。鬼怪找不到新娘,他心急,請使者幫他,洩漏死亡名單。鬼怪和使者已經成為朋友,只要她在「名單」上出現,總有機會可以及時救她,想繼續陪伴恩倬身邊的鬼怪,必須尋找挑戰神指示的「變數」。只能盡力,不能再對恩倬隱瞞。

◎「Sunny(劉寅娜)前世的樣貌和你那幅畫中的女子一樣….」「你確定嗎?你看到甚麼?」「我看見的那個女人站在王宮的中央,身穿白衣,看來高貴,胸前中了劍,留著血倒下……隔著轎子的窗,問自己漂亮嗎?」「很醜」。鬼怪(孔劉)脫口而出,他和使者(李棟旭)的記憶重疊,Sunny就是妹妹。

◎前世溫柔婉約的妹妹金善,今世是完全不同的性格,鬼怪也無奈,也不同意使者跟妹妹「在一起」。編劇真會製造笑點。Sunny(劉寅娜)壓根就不信,她要證據..…小金善,寫信給戰場上的哥哥比見面多,她得到王的寵愛,年輕的王卻聽信讒言,害怕戰場上金侁履傳捷報會回來篡奪王位。那一天,金侁抗命回朝,妹妹無懼而犧牲。在片段畫面裡,王對王妃深情,身為愛她的王無法保護她….「妳的哥哥又凱旋歸來,我和他,妳希望誰活下來?」王憤怒,王不安,王讓金善選擇,當王的女人活下來,還是當大逆不道的罪人妹妹死去?鬼怪金侁說,中劍的妹妹到死都還望著王。Sunny(劉寅娜)的問題很直接,那「王」也轉世了嗎?

◎聰明的Sunny突然用桃木掃下使者的黑帽子,「看見」現身的他,懂了,他真的不是「正常人」。「明明知道不可能,卻還是希望有快樂的結局。果然,還是悲劇吧!」這部戲,使者比鬼怪的「遭遇」更讓我心疼,因為他「忘記」了。雖然,老說誰記得多誰痛苦,但想不起來的心慌,挺折磨人的。使者只能對Sunny說「我們,分手吧!」,人和使者無法在一起的。

◎柳德華(陸星材)像頑袴子弟的角色最反轉了,哇,我從沒注意,德華很多次被附身,才有那麼多巧合。把插劍的人(王)安排跟被插上劍的人(將軍)住一起時,家裡總是有「蝴蝶」飛來飛去……

◎陰間使者的「吻」能夠讓人想起前世記憶,使者(李棟旭)違規吻上Sunny,讓她能「看見」前世的自己,認得自己的親哥哥…..「在妳的前世裡,也有我嗎?」

◎觀眾都知道陰間使者前世就是王,劇裡的使者卻「被迫」接受他就是王,他想不起來。使者比任何人更痛恨自己,「我就是那個人嗎?」900年前,稚嫩而愚蠢的自己,讓金侁失去了同袍親友,成了鬼怪,怎麼原諒?使者「犯了法」,違反地獄的規定,擅自刪除人的記憶,恢復人的記憶,洩漏生死簿,曝光自己是使者的身分…….他得受罰(以上都是為了鬼怪而做的啊!)。「重新面對自己的罪孽」,使者恢復了殘忍不堪的記憶,他沒有拒絕慢毒的湯藥,用盡最後力氣畫出妃子金善的美,他是殺人的王,也是殺了自己的王…..

◎「劍」被拔出來了,鬼怪故意借恩倬手,在危險中收拾了千年厲鬼奸臣,化成灰飛煙散….恩倬發了瘋似的在筆記裡寫下「金侁」樣貌,她知道,等一下,她就忘了他。「神說,在他們所有人的記憶裡,你將被遺忘,那是他們的安寧,是我的恩慈。對你的懲罰也到此為止。」滿眼是淚的鬼怪請求上天,他想留下來,化成風,化成雨,化成初雪……神便離他而去,讓鬼怪繼續孤單地走…..

◎九年裡,恩倬總會悲傷心痛,不知緣故而依靠吃藥。吹熄蛋糕上的小燭火,終於讓徘迴陰陽間的金侁將軍感受到「召喚」,恩倬問,「你為什麼擁抱我?」唉,一切又要重頭開始。幸好,陰間使者還在。「認親」過程當然甜蜜可愛,但最讓我驚喜的是Sunny,她選擇當那個使者以為失去記憶後,讓她忘記就是平安的Sunny,不揭穿。劇終可不是在鬼怪跟恩倬結婚時將圓滿停格,「所有的完美,大概就是為了帶我來到這個瞬間,讓我不要遲到。」人類的犧牲,連神都無法預計。

◎雖然結局還算美好,我卻覺得慢慢收尾得有點悶。有些人「喝了茶」轉世後還是在一起,有些人「不喝茶」癡癡等待再續前緣……看到好劇是過癮的。看韓劇,完全被置入行銷地想吃Subway跟炸雞啤酒,羨慕身邊有個金祕書一樣的忠誠,多好。

 

 

 

 

     

     

 
24小時隔日取貨
今天訂明天拿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優雅mytvidea愛看電視筆記簿

優雅mytvide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