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2017日劇TBS【四重奏 カルテット】比悲傷還要悲傷的事,就是空歡喜一場 (松隆子 滿島光 高橋一生 松田龍平)

 

◎TBS【四重奏 カルテット】堪稱得獎大贏家,到蠻讓我意外的。當初是姪兒推薦我看,聽說這是松隆子隔了5年才拍的電視連續劇,可我眼亮的是高橋一生。自從看了【民王】,我就相當欣賞高橋掌握角色的正邪演。還有一點,劇名【四重奏】鐵定能聽到不少名曲,也讓我期待演員們在音樂演奏上的演出。拍戲場景選在日本美麗的輕井澤,音樂和美景都是給我想看的緣由,廣告上說還有一些懸疑劇情…….

◎對我來說,這是有點緩慢溫和的劇,劇情上四位素昧平生的提琴手突然「同居」練琴,生活和家務分攤的日常,比練合奏曲有意思多了。

◎老太婆拿給街上拉著大提琴獨奏的小雀(滿島光)一張10000元紙鈔(日幣)和一張照片,「有個工作想拜託妳做,請妳和這個女人成為朋友。」照片裡是拿著小提琴的巻真紀(松隆子)。很有衝擊力的開場。

◎在東京的卡拉OK店裡,四個主角「偶然相遇」,小提琴別府司(松田龍平),小提琴巻真紀(松隆子),中提琴家森諭高(高橋一生),大提琴世吹雀(滿島光),也許就是組成「弦樂四重奏」的天意。於是,大家約好,假日時便「同居」在別府家輕井澤的別墅裡,一同練琴合奏,找機會演出。我不清楚是否4位演員都有演奏提琴的底子,但演奏背景的電視劇的確要下不少功夫,拉琴動作才不會穿幫。

◎真紀(松隆子)講話輕聲細語,她是家庭主婦,偶而會有些出人意外的舉動;小雀(滿島光)哪兒都能懶散入睡,誇張,獨獨拉琴時才生龍活虎;原來在美髮院兼職的家森(高橋一生),愛講道理,有所堅持;別府(松田龍平)最冷靜,平日在甜甜圈公司上班,家裡是音樂世家,他總覺得4個人可以組成最棒的「四重奏」。整部劇當然是四位主角們相處微妙的關係張延開來,甚至愛情。

◎為了能在餐廳演出,真紀(松隆子)說出殘忍的實話,讓「四重奏」取代了說謊生病的鋼琴家,如此的演出,大家是高興不起來的。「雖然嘴上說著想靠音樂生活,大家心裡早就有答案了吧!我們無法成為靠著做喜歡的事生活的那種人。我覺得沒有把喜歡的事當成工作的人,必須做出決斷,是把它當興趣,還是當它是夢想?」

◎撒了檸檬汁的炸雞塊,讓家森碎碎唸不停。真紀(松隆子)說她懂,失蹤一年的丈夫也是因為「沒有檸檬汁的雞塊」,曝光了他對她的愛有了變化,對真紀來說,「夫妻」成了「可以分開的家人」。然後有一天,丈夫失蹤了……真紀想住在練琴的別墅哩,跟大家在一起,靠演奏過日子活下去。(我是很難想像丈夫的隨性)

◎所謂音樂,就像是甜甜圈的洞,要讓有「欠缺」的人來演奏,才能成為圓滿的音樂吧!別府司(松田龍平)在第一次餐廳演出時介紹,「我們是甜甜圈洞四重奏」。

◎觀眾其實看到了,4個人出現在東京卡拉OK店,絕不是巧遇。老太婆說:「我的兒子根本沒有失蹤,是讓這個女人殺了。」小雀(滿島光)在別墅「家」裝了錄音,跟老太婆保持「回報」才是她的主要收入。「你知道魔術師是怎麼騙過觀眾的嗎?用右手引起觀眾的興趣,用左手騙人。好好享受吧!成為她不可替代的朋友,在最後的最後背叛她就好。」老太婆對小雀說。

◎別府司終於說出口:「我喜歡妳」,在卡拉OK店裡遇見真紀不是偶然,是他跟蹤她,從第5次「見」到她之後,別府覺得這就是命中註定,甚至他還見過她穿著白紗結婚的樣子。他單戀她。「我一直喜歡妳。」嚇到真紀(松隆子)了。「比悲傷還要悲傷的事,就是空歡喜一場。」真紀以為能組成「四重奏」是神在安慰意志消沉的她,原來是假的。「不要瞧不起被拋棄的女人」。別府司在之前說謊了。

小雀(滿島光)隱瞞的「身世」也很戲劇化。因為父親和電視台行詐騙被揭穿,小時候的自己曾經被捧為「超能力美少女」,一曝光就成了「說謊的魔女」,難過的她抱著外公的大提琴「出走」….. 這是影片能流傳數十年的社會,她害怕被「發現」,無法融入社會工作,真紀偶爾就像能依靠的姐姐,她的支持很穩定很溫暖。她要小雀回到大家的身邊,不是一家人而是「就像一家人」,這是小雀可以容身之處,沒事的。而她卻也欺騙著真紀姐姐,越接近越不安。

◎家森(高橋一生)也沒說出口的擔憂,是有人「追」著他。他結過婚,有兒子。「那一天,我是為了見她才去KTV的。」家森對小雀說,他曾經住院一個月,隔壁床的病人就是真紀的丈夫。他聽說了奇怪的事,他原來的計畫是想敲詐真紀,他需要錢奪回兒子光大的撫養權。真紀的丈夫說,他被太太推下樓…….

「我該怎麼做才能把妳奪過來?」別府司(松田龍平)終於面對自己忍不住的感情,他不想讓真紀(松隆子)眷戀著那雙不見人影的丈夫的襪子,裝著無所謂的「等待」!

◎別墅裡只有別府司有正常的工作,一個人要負責照顧四個人住的開銷也不容易,別府家弟弟說服哥哥,介紹工作給大家才能正常過日子,於是「甜甜圈洞」四重奏開始走進了大展廳的音樂節演出,明明聽懂對方是客套話的稱讚,還是很開心。「我們暫時拋開自己的夢想吧!」,先以「甜甜圈洞四重奏」能上台的夢想為優先吧!沒想到,拉琴外還要動作表演,陪贊助商應酬……真相是別府家弟弟硬拜託才能加入的,不是對方看上他們的音樂演出。「四重奏」想盡力練習,被覺得多餘了,音樂不是重點,這是「現實」。最容易怯場的真紀(松隆子)總是最快接受「現實」,也許四個人根本就是不夠格稱為「演奏家」,但能夠上大舞台演出,一般人能做的事還能做不好嗎?認清自己,四重奏為了夢想走出的第一步,做甚麼都可以,放帶子假動作有何不可?

◎小雀(滿島光)錄音的事被真紀知道了,難過的小雀也撞見了真紀的丈夫。畫面上述說的愛情和婚姻讓人有感。婚後的真紀,歸於平淡以家為重很幸福,丈夫卻希望有才氣的真紀繼續做自己,才是那個他愛的特別的人。一本詩集拿來當成桌墊時,我也懂的,距離已經產生,丈夫對她不再心動了…..真紀想要的是家人;丈夫卻想擁有戀人般的婚姻生活,甚麼時候開始,需要的不一樣了。「我愛她,但我已經不喜歡她了。」

◎小雀喜歡別府,卻「推」他到喜歡的離了婚的真紀身邊,小雀以為這樣,兩個人都能幸福,「單相思是一種病。」被家森(高橋一生)說中了,小雀哭了……章魚丸子帶出家森暗戀著小雀,我喜歡這種安排。

◎「完整無缺就不是甜甜圈了,我就喜歡你們的懶散,即使你們被全世界責備,我也會盡力寵著你們。」只有大家再一起才能練習音樂,追求夢,給點時間,他會保住家人想賣掉的別墅的。

◎以為碰上不會說謊的人是幸運的,卻漸漸演變成大家都說了謊,真紀有不想被人知道的祕密,被警察帶走了,「四重奏」只能解散……「我已經沒有資格回到他們身邊了。」真紀留在東京,放棄音樂,從被判刑登上媒體版面那一天起,她的音樂成為黑暗。

「把愛好當成興趣好?還是當夢想好?當興趣倒是挺開心的,當夢想就有點陷入困境了。」也許就是大家漸漸變成「社會人」的原因,缺了真紀的小提琴以後,四重奏不會是四重奏。「我現在可能就是陷入困境的泥沼中,也許是結束夢想的時候了。」家森(高橋一生)說。在這沒有真紀的空白的一年,大家難得說出自己的想法。

◎我也等待真紀的回歸,她還真是突然就會轉念的讓人嚇一跳。「我們來辦場演奏會吧!」真紀說自己可是媒體愛爆料的身懷謎團美女提琴手呢!小雀當年不也是說過謊的魔法美少女嗎?男人們擔心就算滿座也不是來欣賞音樂的,那有甚麼關係?只要人來,就能把美好的音樂傳達給人,就很棒。真紀完全不介意利用自己來促成大家的夢,「甜甜圈洞」有「洞」,「四重奏」想開演奏會的夢想就鎖定每個人的「不完美」,有利於媒體宣傳的「可看性」,當然就能成事。

◎「全員單戀,全員說謊」,有劇評如此形容【四重奏】,我感覺沒那麼誇張刺激。倒是片尾曲好好聽,網路介紹松隆子、滿島光、松田龍平、高橋一生組成了「期間限定」團體「Doughnuts Hole」四人組,親自演唱的「效果」比電視劇還讓我驚喜,復古風MV畫面讓人印象深刻,美。

 

 

 

 

 

     

     

 
24小時隔日取貨
今天訂明天拿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優雅mytvidea愛看電視筆記簿

優雅mytvide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