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 英美電影《名畫的控訴Woman in Gold》 

導演-賽門柯提斯 Simon Curtis

瑪麗亞阿特曼Maria Altmann(海倫米蘭 Helen Mirren)

蘭迪(萊恩雷諾斯 Ryan Reynolds)-美國律師

胡貝托(丹尼爾布爾 Daniel Brühl)-記者

●奧地利畫家 古斯塔夫克林姆Gustav Klimt

作品【艾蒂兒肖像一號】(Portrait of Adele Bloch-Bauer I)

●Mytvidea’s Note -201511-041 

◎不可磨滅的世界大戰史在東西方都留下離鄉背井或家破人亡的傷痛,回憶很痛,沒有藥醫的。我對二戰並非了解,也不是能寫影評的咖,一直以來只能憑心情筆記電影觀後感。《名畫的控訴Woman in Gold》很好看,就像表情平靜裡卻有隱隱的痛,不夠激情,但很難忘記。

◎是預告片讓我狠狠被吸引住的電影。介紹上是「改編自真人實事」,一位猶太老太太想找回在二戰時(德軍侵襲奧地利),家裡被納粹竊取的一幅畫,她和律師狀告奧地利政府……..

◎我開始有興趣,網路上查了一下:

維也納畫家古斯塔夫克林姆Gustav Klimt(1862-1918)以金光閃閃的畫作《吻》(The Kiss)聞名於世,【艾蒂兒肖像一號】(Portrait of Adele Bloch-Bauer I)差不多是同期作品,油畫中使用大量的金箔 銀箔繪線條,電影一開始就能看到。對他的畫有興趣可以搜尋看看,藝術欣賞自由心證。有人形容,女主角艾蒂兒被畫如埃及艷后般閃耀,艾蒂兒不過40幾歲即因病過世,畫作在二次世界大戰期間被進入奧地利的納粹據為己有,後由奧地利政府公開展覽於美術館近50年,鎮館之寶,有「奧地利蒙娜麗莎」的稱譽。瑪麗亞阿特曼跟其家人,訴訟長達8年才勝訴拿回所有權。後來以1.35億美金的天價被拍賣,這昂貴的畫,就是電影裡的【Woman in Gold】。

◎瑪麗亞阿特曼夫人已辭世,扮演她角色的影后級海倫米蘭Helen Mirren,特地學德語來揣摩帶有維也納口音的英文,她蒐集觀看瑪麗亞的影片資料,挑戰這個無法忘記過去傷痛的角色,她的詮釋在影片上映後得到影評家們的讚賞。《名畫的控訴》於2015柏林影展特別觀摩首映。

「艾蒂兒,你太焦躁不安了」「我太擔心了,你懂的。」「擔心什麼?」「未來…」

「如果生命是場賽跑,那麼,是她一直激勵我,讓我到達終點線;如果生命是場拳擊賽,那麼,我就是站到最後的那個人。」瑪麗亞阿特曼Maria Altmann(海倫米蘭 Helen Mirren)在喪禮後,希望好友把兒子(律師)介紹給她,她在姐姐的遺物中找到一些信件,需要一位能讓她信任的律師。

「你了解藝術品歸還法嗎?」蘭迪律師(萊恩雷諾斯 Ryan Reynolds)回答「一點也不。」阿爾特曼太太說「不要緊,現在學也不晚。」這是創業失敗後的蘭迪,剛應徵進律師事務所的第一天!

「我們家所有的畫,都被納粹搶走了。」阿特曼太太讀到紐約時報報導,奧地利改寫「藝術品歸還法」並翻查舊案。當年,叔叔請畫家克林姆幫妻子艾蒂兒畫了一幅肖像畫,納粹搶奪以後,現在掛在美術館裡。「所以妳想跟她重聚?」蘭迪律師問。「那不是很好嗎?」「那妳一定會變得很富有。」「你覺得我是為了錢嗎?不,我是不得不耗盡一切力量讓記憶活下去。…當然,還是會有正義的。」阿特曼太太眼眶紅了。

◎阿特曼太太根本就是硬賴南迪接案,改編劇情裡,南迪也是畫家的後代子孫。南迪對爺爺家族史沒興趣,他的人生剛站上轉職瞬間,但是畫作太值錢了,他說服公司讓他試一試。律師沒想到,阿特曼太太不想回「那個地方」,她的家被毀,她的朋友被殺,傷痕還很痛….

◎回憶裡,嬸嬸說:「有朝一日,妳不能再這麼膽小了,生活需要勇氣。妳唯一的敵人就是恐懼。」阿特曼太太寧死也不願回維也納的心意改變了,「我決定要面對那些恐懼。….我想去博物館看我嬸嬸。」

◎近鄉情怯,海倫米蘭 Helen Mirren的演技,我想,觀眾能深刻感受。記者胡貝托(丹尼爾布爾 Daniel Brühl)找上剛到的蘭迪和阿爾特曼太太,他提醒著,看來親善的「歸還會議」也許只是建立形象的表面做法,想拿回畫作的這條路上將有許多阻礙。這個新朋友,就當他,有一種愛國情結來幫忙而已。

◎小女孩說畫裡的嬸嬸不開心,「我在想像一個女人老了以後是什麼樣子?不管你是不是得用瑣事來讓自己快樂!」電影裡,引人深思的台詞都是阿特曼太太老愛黏著嬸嬸她說的。畫嬸嬸的那幅畫,博物館裡解說員說【Woman in Gold】是奧地利最重要的畫作之一,是靈魂。

◎當年,優雅的阿特曼家族算富有的猶太人,無可避免地受到迫害。在記者和律師的合作下,阿特曼家族艾蒂兒過世兩年前的遺囑和叔叔的遺囑曝光了!中間有很嚴重的疑點。瑪麗亞也第一次聽見她逃走後,她的家和她家裡的「東西」都發生了什麼事!

 

◎「她是奧地利的蒙娜麗莎,你覺得他們會輕易罷休嗎?」記者說。

◎「他們看到的是奧地利最優秀的畫家的作品,而我看到的是我的嬸嬸,當我在浴室幫她洗頭時,教我怎麼過日子的一個女人。」畫裡,是瑪麗亞的家人。

◎畫作不能帶走,唯一的路就是上法院打官司。瑪麗亞沒有太多錢,在異國提告可能是浪費時間,不可能成功,只能選擇回美國,蘭迪看見了她眼中的失望。親手摸著《大屠殺紀念碑》上名字的蘭迪,聽著老太太說認識他的祖父母的記憶,他再也忍不住地找廁所躲起來,哭了……

◎反而是瑪麗亞安慰蘭迪:「我們已經盡力了,這才是最重要的。過去得讓它過去吧!我們現在得放下。」

◎出發時,他是為了那些價值超過一千萬美元的畫作,回家時,就不一樣了…蘭迪繼續收集閱讀資料和國際法,九個月後,書店裡一本奧地利美術館的畫冊讓他很激動,這是商業活動,他們有可以在美國打跨國官司的條件了。瑪麗亞不願意,律師事務所老板也不同意,蘭迪卻放不下,他離職,全心全力去做他認為應該做的這件事。

◎「就像派一個學童上前線一樣。」有人願意花錢幫瑪麗亞聘請更厲害的律師,【Woman in Gold】該贏回來掛在紐約美術館,蘭迪太嫩了。「你可以叫他滾遠一點!」喔喔,我欣賞瑪麗亞了,蘭迪畢竟跟她有革命情感的。更慶幸的是,老婆終於支持蘭迪打這場戰,老公是正確的。

◎這個案子是,一個女人想正當的要回她的東西。阿爾特曼太太年輕的時候來美國是為了追求和平,我們也把公正還給她吧!(蘭迪)

◎電影裡,阿特曼太太一直是個聰明,反應很快的女人,叔叔曾說,她跟妻子艾蒂兒很像。「我從第一眼看你,就知道你有戲。」她和蘭迪間的溝通爭吵是相當精彩的,因為,她還是不願意再回到一次傷心地,明知道贏不了,也不想讓奧地利羞辱自己,那是僅存的最後的尊嚴。畫不再是重點,是被「搶」,她只要對方道歉承認就好。

◎律師蘭迪(萊恩雷諾斯 Ryan Reynolds)在這案子裡負債而且拼了全力,他也在這案子裡「成長」,他是兩個孩子的爸爸,他在了解他「家人」的苦難委屈裡同時刺激到自己;記者胡貝托(丹尼爾布爾 Daniel Brühl)幫瑪麗亞的理由也算反轉,「我每天都問自己,為什麼他(父親)變成那樣的人?」。這兩個男人身上都有一種血脈難斷而糾結的正義感。

。我以為蘭迪將獨自走向奧地利迎戰,我喜歡他在音樂會上的感動。阿特曼太太在他上台辯論時出現了….「第一次,我為我自己而來;這一次,我為他(蘭迪)而來。」

「把我們牢記在心,瑪麗亞,妳要學會重新幸福。」爸爸媽媽只求女兒一件事,「記住」他們。老瑪麗亞一天都沒有忘記過,她以為會好的,她猜錯了,其實不會好,因為「我把父母親留在這裡了。」這種痛不會好。

◎一部《名畫的控訴Woman in Gold》電影讓我對兩位畫家加深的印象。我好奇的搜尋了台灣的奇美博物館資料,原來館藏最大的那幅天花板上名作【音樂的寓意】是電影中【艾蒂兒肖像一號】(Portrait of Adele Bloch-Bauer I)畫家克林姆很仰慕的畫家翰思‧馬卡的作品。馬卡被譽為是百年難得一見的繪畫天才,用色豐富,聽說克林姆的大膽創作深受影響。(據說,希特勒也相當喜愛馬卡的作品)。

 

 

 

  

   

 

 

 

, , ,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優雅mytvidea愛看電視筆記簿

mytvide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蘇菲
  • 我很喜歡這個女演員,有空來看看。
  • 這部焦點全看這個女主角的啊! 哈!

    mytvidea 於 2015/11/02 21:09 回覆

  • 蘇菲
  • 找到了! ^^
  • 慢慢欣賞囉! 一開場就很吸金

    mytvidea 於 2015/11/02 21:1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