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Disaster Medical Assistance Team 縮寫成 DMAT 

我喜歡看「行業劇」,尤其是醫療劇,尤其是離開醫院,能在幾秒冷靜思考後做出急救的順序判斷或挑戰設備的不足,總讓我驚嘆生命的脆弱及堅強。上檔日劇,我一眼挑上《Dr.DMAT瓦礫下的醫師》,得以欣賞石黑賢的帥氣,瞧瞧我不熟的第一男主角大倉忠義的演技。 

《Dr.DMAT瓦礫下的醫師》的原著,據說是集英社旗下雜誌連載的人氣漫畫。 

「生命是平等的,每個人都會有人在乎的。…..在墜入黑暗時,都會尋找光明;不論那光亮如何微弱,都會想伸手捕捉,但我們無法抓住所有伸出的手,必須做出選擇。做出選擇的,不是神….」

大倉忠義飾演有栖川綜合醫院的內科醫生,全劇圍繞在他如何「成長」為真正的Dr.DMAT。 

劇中會先告訴觀眾,「瓦礫下的醫療 Confined Space Medicine」指建築物倒塌後,當下為傷者進行的醫療行為。背景是2004年東京組織了災害現場的醫療專家團隊,隊名叫「DMAT」。當某地發生地震.颱風.交通事故或建築物內外災變時,派遣醫師會立即趕往現場施救。

 

八雲響(大倉忠義)只想安靜當他的内科醫生。自從妹妹在急診昏倒後變成植物人,他的手就開始發抖,於是被調到門診。 

「我只負責門診,不治病」。急診缺人時,他說「我能救活的人,換誰去都一樣。」

護士長長谷川 (麻生祐未)說,「正因為誰去都一樣,才適合你。」 

長谷川認真觀察過八雲響(大倉忠義)醫生,他老提不起勁,但他的「細心」那麼得與眾不同。有栖川綜合醫院是東京急救重點醫院,院長伊勢崎勝一(國村隼)硬要八雲響(大倉忠義)加入DMAT。 

「不要養著你無聊的陰影想輕鬆的過日子,要選擇生命,要堅持到底,那才是DMAT。我們需要的是判斷力,沒有期待你的技術。」

醫生在事故現場的考量跟在醫院裡不同,要從「能救活」的先開始。DMAT外科醫生小曽根達也(佐藤二朗)幫阿響取綽號叫「斑比」,小鹿斑比,「沒幹勁的笨蛋派不上用場…有幹勁的笨蛋會增加大家的工作」,事故的現場跟地獄一樣,太多人在求救,先救誰?「理想主義也可以說是不負責任。」 

我喜歡護士長用多色筆想「點醒」阿響,本來就只能選一種顏色寫。 

「我覺得很適合現在的你。」從小認識的小護士吉岡凛(加藤愛)總是鼓勵阿響,抓住他顫抖的手,「我肯定你可以,你能做得到。」

 ●第1集,很清楚介紹現場分工,也帶出消防廳機動隊長櫻庭周作(石黑賢)。

隧道中連環車禍現場,馬上實施「分診標籤等級」-綠色(不需要立刻處理或運送),黃色(可以儘早處理),紅色(傷勢嚴重需立刻處理),黑色(死亡或救不活) 。「現場能依靠的只有醫生」。 

第一次出勤的DMAT八雲響(大倉忠義),聽見「救救我」手就抖,驚慌失措跌坐在地。櫻庭隊長(石黑賢)卻用隨身攜帶的迴紋針,把傷者的舌頭和嘴唇扣一起,讓他能呼吸順暢,氣通了…10秒的猶豫會丟掉一條生命,「我們是在這種戰場上戰鬥的」

救護車先送誰,也只有醫生能決定。 「選擇就是殺人」,八雲不想選擇,不想犯錯,不想奪走任何人的生命….他終於慢慢冷靜,用驗血結果決定了運送順序。 

 

 有意思的是,觀眾第一集就知道,消防隊長(石黑賢)跟伊勢崎院長(國村隼)熟,雖然看見八雲響的害怕,但最後的鎮定分析很可取,長谷川護理長的推薦應該沒問題,院長也認為,會害怕是自然的,「他還沒承擔過甚麼,因為他還沒殺過人。」 

「春子,哥哥真的很害怕。」八雲響(大倉忠義)哭了,當上醫生後才知道醫生的力量太微小,他的雙手讓妹妹春子永遠睡著.…根本不想繼續待在DMAT。阿響請求退出DMAT。「我不想選擇生命」,院長說「是無法選擇吧!」長谷川護理長更冷淡,「別自以為是,醫生只不過是維繫生命…讓在醫院待命的醫生能夠繼續治療而已。」

●第2集,理髮店上有幼稚園,想自殺的大嬸燒照片著火了…..小護士吉岡凛(加藤愛)幫姊姊接小孩,卻身陷火海,差點讓好友阿響崩潰。這集要注意火災現場的外傷,和吸入一氧化碳中毒。 

「你想進去增加一具屍體嗎?我們的工作不是減少死亡嗎?」櫻庭隊長阻止想衝進火場的八雲醫生。所有的救援必須先確認現場安全才能讓DMAT進入。「所有的生命都很重要」,即使是惹出火災的大嬸,阿響也得救,他聰明的「即興醫學」利用點滴的插瓶針,讓傷者不會窒息,讓外科小曽根醫生(佐藤二朗)和院長都刮目相看。 

災難現場,消防員和醫生必須互相信任。櫻庭隊長(石黑賢)把八雲的小凜救出來了,隊長說「我只是做了我份內的事」,決定順序,能救還是會救。

●第3集,「春子,哥哥我,可能會殺人」。阿響對DMAT還抱著恐懼感。 

大倉忠義眼睛漂亮,鼻子也挺,側面近拍比正面好太多,太瘦了。傑尼斯偶像團體「關8」的團員裡,我只看過錦戶亮演戲,聽說大倉忠義也算演得不錯的。 

小凜問阿響「你為什麼當醫生?」。經歷火場生死反而更積極的吉岡凛(加藤愛),準備加入DMAT。 

「你已經疲憊到要逃回來的地步了嗎?」八雲爺爺最了解孫子,阿響說好不容易變成醫生,受不了自己成了殺手…「生命本來就包含死亡,再美的花也會枯萎..」爺爺若有所指。 

預約後要等半年的極品馬卡龍,世界公認的天才糕餅師柏木亮(中村俊介),三年前因實習醫生八雲響幫他發現早期舌癌,沒開刀就能痊癒,每一年都送餅來。柏木亮喜歡阿響以前的燦爛笑容,鼓勵他打起精神。但這一回,考驗阿響的是外科手術。電梯故障,柏木亮雙腿被夾住了,現場有危險顧慮。 

消防隊長說「醫生是沒有殉職的,會在災害現場中殉職的只有消防隊員…你要是受傷了,誰來拯救傷患?護理長也請醫生先避難,「請不要添麻煩…無意義的個人英雄主義對消防員或傷者來說都是麻煩,你的手是為了救人存在的。」 

來不及,眼前柏木亮相信的英雄八雲響還是救不了他….消防隊長櫻庭向院長回報,這個「現場」八雲醫生來說太殘酷了… 

急救醫療的ABC=A是Airway確保氣道暢通 B是Breathing人工呼吸 C是Circulation穩定血液循環

「你把人命當什麼?」「我問你,因患者死亡而慌亂軟弱的醫生負責的病人怎麼辦?難道要等心軟的醫生冷靜下來嗎?」DMAT人手不足是事實。沒有時間數人死的數量,如果每次都被影響,醫生就不用工作了。醫生的煩惱從沒有改變過。

柏木亮的太太請院長轉達對八雲醫生的感謝。她說她先生是細心膽小的人,出意外時一定是害怕痛苦,多虧遇見八雲醫生盡全力救他,他走得很安詳。「醫生的工作有兩種,一種是救人性命,另一種是讓人死得其所..你救了柏木亮的靈魂…」 

「我無法原諒自己….我想救他」阿響又哭了。院長很生氣,那為什麼要逃避?DMAT是直接面對將死亡的生命的最前線,因此更要堅持,為下一個生命努力去學新的技術,「現在考驗你的不是技術,是做一個醫生的信念。」 

超越極限,拼死拼活,咬一口柏木亮的馬卡龍,八雲響被罵醒了,「我做。」

●第4集,八雲響不哭了,心定了,連門診都開始有笑容,他決定重回急診室,拼命學外科,全力以赴。卻跑出一個奇怪的女人說,「外科是講才能的。」

「我會提高腦外科的水準,我是上帝之手。」新來的腦外科醫生伊勢崎紅美(市川實日子)看了病歷,知道不會動的春子的哥哥是八雲醫生,「如果是我,就能救她」。這位自負又有高超技術的女人是院長的女兒,謠傳是個隨時想開刀的天才型醫生。「手術是我製作作品的過程,提供最好的治療,創造最好的作品,沒有天賦的人大概無法理解這種感受。」 

「才能和實力是不一樣的。實力可以靠努力來達成,外科醫生的實力,第一刀就能看出來。」 

「我不想浪費我的才能。」「妳不了解災害醫療,也許八雲響比妳更優秀。」院長爸爸的激將法,他也要女兒紅美加入DMAT。為什麼?院長堅持,擁有上帝之手的醫生如果只能在有高級設備的手術室才能發揮的話,那麼在瓦礫下急救就跟個實習醫生差不多了!

建築工地突然倒塌,腦外科紅美沒有想要的設備發揮不了,家屬的焦急做不了當場開腦的同意。阿響不想放棄,他蹲下來以病人家屬同理心來溝通安撫,他隨機應變的建議給了天才女醫生靈感能開刀,也親眼看見她的精準快速的動刀技術….「跟他比起來,我不過多了點技術而已」,紅美醫生服氣了。

●第5集,沒有特殊裝備或技術,講的是媽媽的心。

DMAT的任務,外科紅美醫生和內科八雲醫生都可以獨立支援了。一場車禍中,媽媽和孩子,到底該先救誰?「又要選擇」,阿響認為優先搶救母親也許還能活,但是長谷川護理長不聽指示,執意為孩子急救….救不活眼前的孩子,也是媽媽的長谷川痛哭失聲。 劇情穿插著護理長谷川久美子(麻生祐未)單親媽媽的故事,她丈夫是個優秀的國外醫療隊急診醫生,護理長生下小孩的第2天接到丈夫的死訊..這些年,她壓抑太久,不是不理解阿響的判斷。

並不是拜託,就一定能先救活誰,活著的人難過,DMAT只有抱歉。阿響救活了媽媽,媽媽卻向他要孩子,說著自己獨活沒有意義。第一次分診救不回兩個人,是不是「能救一個人就夠了」?

「DMAT的工作是維繫生命」優柔寡斷的醫生,選哪一邊都正確,選哪一邊都錯誤。「只要握上手術刀,你也懂吧,血液不足,人很輕易就會死掉;只要心臟跳動,人就能活著;但是,大腦一旦沉睡就很難被喚醒。這是醫療的現實。只有有所放棄,人才能活得輕鬆。」院長的話都超理性的。

「我不知道正確答案,但我知道,我是醫生。」這一集磨練八雲響的是,幾秒間不能猶豫不決。 

「人之所以可以承受痛苦,是因為在那前方還有希望」希望如果消失,會覺得度日如年。八雲響(大倉忠義)就是這樣。他讓自己咬著牙忙碌,每一場外科手術都「參觀」學習,讓自己當DMAT時更有把握的下決定,「選擇生命」

●第6集,從三歲練琴就想成為職業小提琴家的江上小姐發生車禍,手神經斷了,她覺得生不如死;路邊倒下的工廠土屋老先生,胃癌末期,日子不多,不想住院不想治療,「所謂輕鬆,就是死。」 

阿響想著躺在床上春子妹妹,也許妹妹也想解脫。他願意接受土屋先生的想法。 

院長說「死刑按鈕有三個,三個執行官需要同時按下。」到底是哪一個人按的鈕讓犯人死,很曖昧,但減輕了按鈕的人的罪惡感。「換成你妹妹的話,你能按下那個按鈕嗎?」 

土屋老先生請同在加護病房的江上小姐,帶著他逃出去呼呼吸,想回工廠看看。沒想到土屋先生一閃神跌下被捲入機器,土屋拒絕DMAT截肢,「死在這兒正合我意」,還能請意外保險金為工廠還債。自從上次,不敢為柏木先生截肢而失去他,阿響模擬了很多次…緊急的鋼絲鋸,嚇到我了。

小凛(加藤愛)「教育」不珍惜自己的江上,生命不是無所謂的。「請注意看,你想要放棄的生命被拯救的瞬間。」土屋撿回來的多幾天的命,也激起江上的求生意志。

●第7集,遊樂園出現怪人,放煙幕彈,連續刺傷遊客。每一集DMAT的出動對八雲響來說都是沉重的功課。18年前父母親意外過世,阿響決定當醫生,是想要減少像妹妹一樣失去父母而傷心的孩子,可是,在遊樂園,他的「選擇」卻又讓另一對兄妹失去父母。

八雲響(大倉忠義)被叫來搶救被逮捕前自殺的罪犯。「凶手就在我面前,我一定要救這個男人嗎?」

DMAT護理長谷川的提醒「病人沒有加害者和受害者之分」,總指揮小曽根醫生說,「斑比,最終決定由現場的你判斷」…. 阿響回到小男孩前,他的父母心跳停止。兇手卻救回來了….「這麼過分的臉,原來我的臉是這樣子,當初那個醫生的臉也是這樣。」阿響想起自己小時候失去父母也怨醫生的。「你不是一個人,就算她還小,只要有妹妹在身邊,只要兩個人在一起,不會有問題的」阿響跟小哥哥道歉,沒能救活他們的父母,「謝謝你,救了我妹妹」

遊樂園大區域的災難,我看見DMAT迅速由小曽根醫生當起總指揮,尤其心臟附近的傷口判別最重要,現場馬上架起園區地圖分劃,利用便利貼確認分診後的運送先後,學到了不少。

「我絕對不認同”不想救”這種感情」,院長又挑阿響不想救犯人的毛病了。

「去救自己想救的人,就算是個外行也能辦到,判斷正確,拯救更多的生命才是DMAT,不需要什麼人道主義。」

阿響頂嘴, 「醫生也是人。」

院長:「我知道,所以我才說…心,是障礙」

阿響:「我們只不過是一群醫療的機器」

院長:「那也無妨,給生命排好順序,儘早救治能救活的生命,你們就是一群醫療機器」

伊勢崎(國村隼)院長的角色,真的是語重心長訓練著年輕醫生。阿響當醫生,沒有做到他想當的醫生。

「更想搶救在自己面前求救的傷患,是醫生的天性。」院長說在醫院還可以,但面對大災難時要求他們得顧全大局,熱情的同時也必須狠下心來。

●第8集,不是「有錢」就算「大人物」。「人的生命是平等的。每個人都很重要。但是現實中,生命有輕有重。」兩個人同時發生輕微腦中風現象,一個年輕沒工作沒保險只能出院,一個常上節目的美容評論家岸本勳子轉VIP房自費檢查。小曾根醫生說「我們在做DMAT時才是免費的」,這讓八雲響(大倉忠義)有點感概,就像妹妹春子能在醫院住一年,當然阿響是這兒的醫生也有多照顧。 

大倉忠義實在適合演老是苦瓜臉的八雲響醫生。 

酒店高樓層爆炸,某集團會長和流浪漢,該救誰?動用關係的會長先上救護車走,阿響激動了。櫻庭隊長(石黑賢)聽從現場小曾根醫生指示,「請不要把我捲入你們醫生同僚的糾紛中,這裡是瓦斯爆炸現場,我們救援人員也是冒著生命危險在工作。」 

院長說,會長在日本經濟會議和外交上是重要人物。阿響不能理解,「從能救的人開始救,不就是DMAT不能動搖的原則嗎?」院長說「也有例外的…怎麼可能一樣?人的重要性是不一樣的……不是在討論人的善惡,人的生命不是平等的。」

阿響問也當醫生的爺爺,如果首相和隔壁奶奶同時倒下,會先救誰?爺爺說,如果是災害時先救首相,爺爺也笑著說,該看看當時的支持率吧!原來醫療也是向「錢」看?爺爺說阿響不懂,不是「有錢」就算「大人物」,「我是這樣教你的嗎?」 

 

小曾根讓阿響去消防廳還設備,參觀櫻庭隊長的工作環境。也讓觀眾了解,「訓練時要比現場更加嚴苛,才能讓隊員安全地進行救援。不訓練的話,大家都會害怕」機動部隊出動時往往是現場人員不足時,隊員看見的是比存活下來的人更多的死人。害怕在觸摸死者的手時會後悔,後悔,多訓練點不就好了嗎?DMAT來了後,存活率就提高了。我當時還無聯想這些話都在鋪後面幾集的劇情梗呢!

阿響懂,無法救活更多的人。 

隊長說,救助生命的順序,首先是自己,再來是同伴,然後才是需要救助者。「自己最優先嗎?」「我們保護自己和同伴就是在救助別人。」失去一個消防隊員就等於失去救助更多人的機會。「所以,不能不訓練..訓練雖然辛苦,但是訓練不是多餘的。」 

流浪漢沒活下來,會長康復出院了,他的笑容讓阿響生氣,找院長問清楚。 

院長說,一個人的犧牲可以救100人救一個國家,那麼這一個人就該犧牲,「我認為DMAT是保護國家利益的組織….一個影響100個人生活的人,能救助1000個人的人,這種人就是我們該救的。」重松會長就是這種人,院長還舉例,在災難現場如果阿響跟妹妹在一起,他肯定救阿響,不是喜歡他,而是阿響可以救更多人,能派上用場;但如果阿響跟櫻庭隊長比,他會先救櫻庭(消防員),因為院長自己就是醫生。

當然,說這麼多讓八雲響懂,就是後面DMAT又是他出動,偏偏是2選1,哈!他選擇先送傷重的助理,後送議員,又惹出一番風波。他說他相信現場救援隊,冷靜判斷怎樣讓兩個人都得救,不只是運氣好呢!

●第9集,開始偶而有地震了…

紅美(市川實日子)醫生來到八雲春子(瀧本美織)妹妹病房裡:「我來叫醒妳。」世界頂尖的腦科專家都在研究的與大腦活動有關的血液攝影「說不定你妹妹還有意識喔!」演妹妹八雲春子的瀧本美織,接這劇本只有「躺」著「演」,回憶鏡頭也不多,有時候看著她還蠻彆扭的。

漸漸進入DMAT狀況的紅美和阿響幾乎都能獨當一面,阿響的確細心,動腦快,判斷準確。院長希望讓八雲響(大倉忠義)主管DMAT,將原負責的小曽根(佐藤二朗)醫生專心在急診室。「謙虛的騙子比直率自信的人更讓人討厭,難道只會逃避交給自己的職責嗎…」院長對沒有自信的阿響無話可說。

「說實在,我害怕承擔那種責任。」阿響問紅美,沒有感到害怕的時候嗎?「有才能的人也必須要有發揮才能的責任。」說得好。

畫面上,春子似乎漸漸對周遭聲音有感覺?小護士吉岡凛(加藤愛)回到家鄉郊外錄下蟲鳴鳥叫聲想讓春子多聽聽,也許潛意識中能聽得見…..

籃球場地震,撞到頭沒感覺的女同學和被鋼筋穿身過的男同學,膽大心細的阿響臨場表現完全令人刮目相看,應變不驚,撐回急診,小曾根醫生稱讚「斑比」阿響了,「判斷非常正確,這條命可以救回來。」

「我願意擔任DMAT負責人」八雲響回覆院長,「我認為自己永遠都不會習慣,但DMAT會是我最能發揮能力的地方,我會做好心理準備。」「你認為我為什麼讓你成為DMAT?」院長說,他還沒勇氣讓笨醫生進人手不足的DMAT。

「是護士長推薦你的,她說有一位非常膽小的醫生。對生命沒有敬畏之心的醫生沒有選擇生命的權力」因為膽小,才能更謹慎的對待傷者,也因為對死亡的恐懼,才能拼命想辦法救人。「加油」

小凛(加藤愛)說「你變強了..我一直都看著你...」從擔心阿響當不了DMAT到現在,男的不懂女的心意。小凜送春子回爺爺家的再見慢動作,可疑的悲情。

●第10-11集,沒猜錯,《Dr.DMAT瓦礫下的醫師》會把最緊張的劇情放在天災強震上。

 「就算沒有犯罪的理由,就算沒有被懲罰的理由,無法逃離的悲劇也會不期而遇。」那時候,人,會想著自己的不幸,想起最愛的人…那時候的醫生在想些什麼 ?

「緊急通知,請注意強烈地震。」在仍然幾秒的平靜之後,災難來臨。透過日劇我看見從311以來說日本手機有地震通知簡訊的服務,已知比無知的恐懼感更大….劇情裡,強震最嚴重的災區在男主角八雲響的老家。斑比阿響知道此刻傷者會陸續送進醫院來,他只能做「自己能力所及的事」,沒有辦法顧及剛剛送走的春子妹妹.小凜和老家的爺爺。

伊勢崎院長(國村隼)馬上成立「災害應變中心」,所有醫護人員也都戴上安全帽繼續工作,迅速的分配讓我非常感動。有栖川醫院先確認醫院及人員的安全,判斷可以繼續進行醫療,劇情中演著平常演練的結果阻止了醫療人員的慌亂,大廳快速以顏色帆布分診分區,現場必備即時能更動的手寫板,我繃緊神經想記下每一個步驟,那是一種危機處理的參考之一,這是我很愛看電視劇的原因之一。

綠色區(現在不需要馬上處理或搬運),黃色區(應儘早處理),這2區應該最大,院長把紅色區(需馬上處理)移到急診走道。但是,官方應變中心對醫院發出要求DMAT災害待命指示,急診室大缺人……

 

西東京大地震是119消防廳和DMAT最大的考驗。消防廳機動隊長櫻庭周作(石黑賢)的角色也是能迅速分配現場工作的鎮定的頭兒,即使他每集只有幾句話,的確沒讓我失望,石黑賢非常適合。院長坐鎮穩住後不久把總指揮任務交給副院長,親自加入急診,在怎麼人手不足,也得派出阿響+紅美+2護士出動。醫院也是災害現場,出動也會讓DMAT有危險,可是,倒塌的紙廠內有能救活的人。

「能救他們的,只有我們…..現在有比我去現場更有用的人,八雲,就是你,拜託!」

我在醫療日劇中看過不少地震梗,眼淚總是奪眶而出,天災人禍都讓人無助,也都考驗著人性。《Dr.DMAT瓦礫下的醫師》最終2回,小護士小凜和醫生爺爺在救援暫時到不了的避難所盡全力幫護著村民,東京市區裡不認識的人會相互幫忙,這一齣是偏「溫暖」的方向編劇的。

一路以來的挫折,阿響認同「醫護人員必須優先保護自己,才能用沒有受傷的身體和雙手多救活一個人」並遵守,一位救母心切亂闖災區的兒子(也是醫生),憤怒質疑著八雲響的冷漠…...藉著這醫生的親眼所見阿響臨機應變的輸液處理,能讓媽媽在救援撤退的幾分鐘裡活下來,從指責到尊敬,八雲響(大倉忠義)角色顯然已經能真正扛起DMAT重任,連櫻庭隊長(石黑賢)都肯定和信賴阿響了。「八響雲是目前東京DMAT出診最多的醫生,也許他冷淡,但現場的判斷非常準確。」

「接下來由我指揮這個救護所,我有經驗….這裡不是醫院,醫生和人手非常有限,想救所有的人是不可能的,從能救活的開始救,才能救活最多的生命。」八雲響低頭懇求現場從四面八方調來支援的所有醫生聽他指揮調度。

夜裡,終於通上電話,「等事情結束後,我請妳吃飯。」稀鬆平常的一句話,在阿響和小凜好不容易能確認彼此平安後竟然是悲劇的預告…吉岡凛(加藤愛)的角色大概是《Dr.DMAT瓦礫下的醫師》最卑微坎坷的,她始終樂觀盡力做她的小護士,陪著呆頭自閉的阿響(大倉忠義)用心照顧春子妹妹,不時想辦法鼓勵阿響挑戰自己的實力…..最終卻落得只能留下「黑色分診標籤紙」的命運….

 

「你能來救我,我很開心。」小凜被重壓在土石下,漸漸失去知覺,短時間無法移開重物救她出去…..「停止作業」櫻庭隊長下令了,另外還有更需要救助的紅色標籤傷者,需要DMAT。

阿響說「我走不了,我現在不能去。」「我不要緊…別讓我失望,救了這麼多人的你,是我正義的夥伴,是我的驕傲。」小凜說,「對不起,讓你難過了….從能救活的開始救,你做得到。」阿響終於只留下黑色紙,放棄小凜,櫻庭隊長宣布「現場移動」

對自己認識的人總是多了難以磨滅的牽掛。消防員和DMAT都是為了救人才加入的,現在,他們看見更多無法醒過來的人,心被傷得太重,心灰意冷,甚至痛哭失聲。

「雖然我不會開怪手,但是我會止血;雖然我不會用繩子,但是我會打針。」地震超過48小時,八雲醫生還不想放棄,如果是老天爺要奪走生命,人類不該搶回來嗎?不該期待生命的奇蹟嗎?「請幫我一臂之力」。八雲爺爺帶著村民出現了,他們的村子,他們熟悉路和房子,能走的村民自願加入請求繼續救援找出失蹤的人,八雲家爺孫倆差點又讓我掉淚了。

長谷川護理長跟院長報告,不用換班。「我果然沒看錯人,八雲醫生是個有擔當的人,請不要小看大家,我們是院長建立的有栖川綜合醫院DMAT。」

終於,《Dr.DMAT瓦礫下的醫師》還是擁有「奇蹟」生還者的出現。

回到東京的阿響讓大家心疼,他是想開了還是想不開?在急診室不停的忙碌想麻醉自己,偶而會失神,叫著身旁的小凜幫忙……。長廊裡空空的,再也沒有小凜突然的叫住他的身影。不難猜,小凜給春子的錄音檔裡有她的聲音,編劇會讓遲鈍的八雲響「聽懂卻來不及」,也能猜到春子將「睜開」眼睛…..然後呢? 《Dr.DMAT瓦礫下的醫師》該不會又搞續集或SP吧!哈!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優雅mytvidea愛看電視筆記簿

優雅mytvide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