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許在他內心,萬事萬物無不是禪理,一點一滴無不是法訣,真正的佛法並不在於皓首研經,而是要掌握天道世道的韻律。」玄奘喜歡追根究底,心裡不能有疑慮。

 

我最佩服的一種作家是,能從歷史或傳說故事中的隻字片語來「無中生有」到「真像有那麼一回事」的說來精彩!陳漸的《西遊祕史》系列,光從第一部《大唐泥犁獄》開始,就讓人有「內行的看門道,外行的看熱鬧」吸引逼近。你會是哪一種?如人飲水,冷暖自知。

 

而我,是後者。卻恍然大悟於裡頭的引經據典如此熟悉,偶有頓悟。

 

據說,唐朝的玄奘是《西遊記》裡主角唐僧(唐三藏)的原型。如今《大唐泥犁獄》,年輕的僧人玄奘更是聰明冷靜,一心想往西取經驗證對佛法的理解,小說主線在於西遊難行,不知是否能生還回鄉,所以出發前想完成尋找兄長的心願。作者在文前即點明創作緣起根據《西遊記》第十回「唐太宗地府還魂演義」,看似西遊記之前傳,把玄奘與李世民兄弟奪位,還被騙去遊十八層地獄巧妙結合;文後更將小說裡幾位重要人物,地理史料稍做附錄,更顯出作者的認真及編劇功力。於是,穿鑿附會在玄奘身上的「奇遇記」沒有違和感,又是一部佳作。

 

《西遊祕史1:大唐泥犁獄》的開頭兩起意外,取人性命都跟玄奘的二哥長捷和尚有關係。一件被控弒師,一件教唆自殺。玄奘當年留書出走,當了遊方僧,四處遊歷參學求證,佛學交流上辯才無礙也頗有知名度,偏偏弄不清楚二哥長捷的事故因果,放不下心,特地來到河東道霍邑縣追尋二哥下落。

 

參佛之路,本就步步荊棘,如果真有危險,也算是貧僧的一場因果而已。避又能避得過嗎?」「你的惡業不在自身,而在長捷。」

 

這一來,莫名其妙被捲入了親情和愛情的難捨,君臣依靠的難分,更帶出了密謀多年的大陷阱,想引君(唐太宗李世民)入甕。這世上,純真有時也是利箭,忠誠有時也是虛偽,信念強能堅持到成大事,大事是善是惡,自有公斷。《西遊祕史1:大唐泥犁獄》厲害在「寫」出一個壯大,深不可測的「泥犁獄」,閱讀到最後,人心善變易懂,我還真無法想像如此人為的泥犁獄竟然能瞬間銷毀?

 

簡單來說,「泥犁獄」就是我們常說的十八層地獄。作者有心將禪學佛法帶進小說裡讓劇情運用,能半文半白操作文字技巧,讀起來有點趣味。「夜斷陰,日斷陽」的陰陽眼,讓百姓不信官府更信判官廟;名僧大師業障未除,除了佛理理解還能精通戰陣。佛經經文變得生活化,「地藏菩薩本願經」放進親情煎熬,「金剛般若波羅蜜經」為不幸頌唸,「大悲咒」守護驚恐,「伽摩經」分析了男歡女愛的愛情觀....夫妻,父女,兄弟,君臣,師徒都在死去活來的幻像中,取捨不想放棄的忠誠情愛!

 

「一瓢水中有浮游三千,一粒沙有無窮世界….禪心如明鏡之台,本無裂痕,如今既然生了,只會越來越大…」玄奘說,自己不動也會被牽著動了….「何苦費心尋找?」

 

作者從名古人中找創作點,讓讀者不陌生,顯然佔了上風,筆下也貪心的大寫格局。從書名看,《大唐泥犁獄》才剛剛是《西遊祕史》第一部,他就順手捻來了「名僧」「帝王」「重臣」「逃奴」「鬼神」,加了「偷情」「暗戀」「癡心」「私奔」,還得大費周章的搞「變臉」「下藥」「祕道」「謀逆」,這第二部該怎麼繼續?實在讓人好奇。以往對「十八層地獄」僅限於電影電視劇的形象化,茫然無知的我倒是在這部小說裡有更清楚的概念,作者用非常白話在敘述著這鬼地方的分層分工,還有各「景區」簡介,幾乎跟著玄奘和李世民冒險穿越在亦真亦幻的東土地獄裡。

 

雖說,「地獄乃是人為,妖孽棲于人心」,倒也應洗心革面,好好內省,才是讀書有益。我不以為玄奘有如文宣上所加「中國福爾摩斯」的推理解開《大唐泥犁獄》諸多疑問,反而覺得作者在寫著玄奘,有所質疑時的「隨遇而安」和「不動如山」的智慧,終能融會貫通,冷靜,以不變應萬變。玄奘有沒有這麼神奇?我也查不到,索性享受小說的引人入勝不更好嗎?

 

「釋迦為何要坐在菩提樹下成佛?」玄奘笑了。空乘法師說,「菩提乃覺悟之意,見菩提樹如見佛。」

 

「錯了….菩提樹枝葉大,可以遮陰擋雨…不坐在竹子下?野草下?功用不同…如此而已。四大皆空,菩提也是空。」對玄奘來說,成為一廟住持就像釋迦走向菩提樹時經過的一棵竹子。那麼,我呢?

 

.............................................................

《西遊祕史1:大唐泥犁獄》

作者:陳漸

出版社:城邦文化奇幻基地

出版日期:2014年2月

語言:繁體中文

................................................................

   

, , , , , , ,

mytvide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