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人稱單數立體書封-01  

「他想像睡眠週期猶如一波波的海浪,他是海浪上的衝浪手,朝海岸
滑行,接著,驟然一個劇烈的翻身,他墜入水裡....」

書中這句話裡的「他」,寫的是律師,單純地形容他在清晨的易醒。
我卻覺得更適合書裡的那個「我」,在翻身後選擇繼續沉溺。

資料上寫,作者薩伊德‧卡書亞 SAYED KASUHA是來自巴勒斯坦的阿
拉伯人,卻在以色列猶太區定居。如此成長的閱歷,鐵定是《第二人
稱單數SECOND PERSON SIGULAR》此書最豐富的背景,於是在流
暢的敘述筆法裡,可以輕易感受兩位男主角起伏的情緒,畏縮著,偷
偷地大膽,讀到對我來說很陌生的「阿拉伯人在以色列難以自處的困
境」,在一個外表看似「婚變」的包裝,內裡卻是「道德」爭議的
禮物,漸漸被拆開來.........

我已經稍微習慣,很多國外文學小說,都是以對「他」的描述和「我
」的自述交換章節,串起精采的作品。我對「結局」,直到最後一段
前的醞釀,曾經自傲的,沒有意外的平順閱讀著,也許緣於我太愛看
電視劇的聯想力。至於不能爆雷的「最終鏡頭」,我接受了驚人的轉
變,卻留下太多無解的想像空間。

如果你問我,好,我承認,這本《第二人稱單數SECOND PERSON
SIGULAR》有瞬間擊毀我早已當它「順理成章」的安排,有讓我想重
頭抽絲剝繭的魅力,我到底看漏了什麼?哈!不信,你自己讀讀看。

「他確信自己不想為她犧牲任何事物。」那麼他愛她嗎?

律師一直反覆在他和妻子萊拉的「微妙關係」上,總是被他自以為是
想法打敗(老實說,這個話不說清楚,總說妻子該知道的男人真讓人生
氣)。律師算是個異鄉客(半個猶太人,該說是擁有獨立工作的以色列
籍阿拉伯人),作者薩伊德‧卡書亞 SAYED KASUHA在角色上花了不少
篇幅寫他的成長環境,也許在告訴讀者,為何律師會想太多?「內心
裡他認為給她一切,所以妻子不缺少甚麼,所以她也為他犧牲她的愛
嗎?」

我讀著,很自私以為律師並不是「在找回他對妻子的愛」,他是害怕
著他的萊拉打從一開始就不愛他。
現在甚麼都有,他奮鬥得來幸福的
身分地位和家庭,都承擔不了羞愧和挫折。「律師有時覺得除了他娶
的女人外,所有的女人都吸引他。」,
想歸想,可是他對婚姻忠誠,
他自認為是個鼓勵妻子上進,支持她的好丈夫,從不擔心注意她的工
作,那麼她的背叛,從何時開始的?

「我等你,你沒來。希望你一切都好。我想謝謝你昨天帶給我美好的
一晚。明天打電話給我?」

在二手書店買回來妻子老提的書,俄羅斯作家托爾斯泰「克羅采奏鳴
曲」,掉出一張寫著阿拉伯文字,熟悉的,妻子萊拉筆跡的白色小字
條,書頁上寫著「尤納坦」........「律師的微笑是想馬上殺了她......
他也許怯懦,但從來不是傻瓜。」

律師認定妻子外遇的「小字條」,就像把利刃,深刻準確的挖掘著他
平靜生活裡的膿瘡,小心翼翼的慢慢割開表皮,探索引流出毒膿,律
師一面痛一面療傷,他得給自己最好的治療才不會傷到完美的表面。

毒膿的成型,是另外兩個男人的故事。「尤納坦死了,28歲,除了我
以外,沒人出席葬禮,沒人受邀。」在
讀者面前,律師碰觸會痛而狠
狠被刺一刀的膿,是爆開的!他找的人,不一定是活的。

「我最努力迴避的是尤納坦的目光。」

「我」,在《第二人稱單數SECOND PERSON SIGULAR》書裡的存
在感很「透明」,「我」可以穿越在「尤納坦」和「埃米爾」之間,
是個人為的進出,別以為這是本科幻小說!
哈!剛開始,或許有點羨
慕,一無所有的看護和幾乎什麼都有卻不能動的病人,有人覺得他們
兩個真像,「交換身分」竟撫慰了尤納坦悲傷的母親,解決埃米爾無
地居處的困境,甚至讓他愛上攝影!

「我想看看自己能否精準地洞悉真相,是否也能拍出鮮明透澈的照片
,揭露鏡頭另一端的陌生人的完整世界。」
怕的是別人看清自己吧!
「我」活著,變成謊言,「謊言只為了工作目的」,才能抹掉別人對
「我」的惡作劇和歧視。

「克羅采奏鳴曲」書是尤納坦的,照相機是尤納坦的。

字條是萊拉寫給那個「你跟辦公是其他男生都不一樣」的男人的。我
到最後仍不解,何時放的字條?到底無意還是故意?作者轉了個彎,
驚悚點在相機裡,謎底在攝影展裡。

兩個男主角在「工作」上都很認真,他們對抗陰影的方式截然不同,
一個靠自己看見光,一個靠別人轉頭看見光。

律師骨子裡還是個保守又傳統的阿拉伯男人,對這個他一見鍾情又為
他生兒育女的妻子,「他越來越不相信自己的成就..讓他擁有了魅力」
。他鑑定筆跡,買醉抓狂,自信崩潰,「在律師愛上妻子的那一晚,
與妻子在一塊的男人...愛某個人,不必認得他的樣子。律師領悟一件
事,原來她是勉為其難接受了...自己。......她心裡沒有我,他暗想,
她正在等待的人,刺激她的不是我的存在,而是他的消逝。」

他會找到他。追根究底的堅持,是小說必然的說故事過程,也處處製
造著律師的小聰明和運氣;「那一晚,我給了一張身分證,然後出門
跟諾雅約會」
,即使我也猜到,承受著尤納坦的忌妒,和跟著尤納坦
的母親的快樂時間不應該太久的安排,卻有種被作者耍了的驚喜,律
師拜訪的到底是不是妻子的舊情人?恐怕說不是也不是,說是也是!
可憐的律師,眼前又是張大迷網.....

薩伊德‧卡書亞的《第二人稱單數》收在一個幾乎能寫續集的意外點。

「他想像睡眠週期猶如一波波的海浪,他是海浪上的衝浪手,朝海岸
滑行,接著,驟然一個劇烈的翻身,他墜入水裡,在不明所以的驚駭
中甦醒過來。」我真愛這本書一開頭就寫的這段文字呢!

 

 

●《第二人稱單數》
◎原文書名:Second Person Singular
◎作者:薩伊德‧卡書亞 Sayed Kashua
◎譯者:呂玉嬋
◎出版社:皇冠
◎發行日:2012年3月26日

 

 

 

 

 


歡迎參觀我的賣場

檢視我的拍賣

 

, , , , ,
創作者介紹

優雅mytvidea愛看電視筆記簿

優雅mytvide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蘇菲
  • 花了很長時間才看完這一篇文,這部略有吸引我,但還不算會很想看的類型!!
  • 比起我的電視文已經算很精簡了耶....還是我寫的太"亂"?聰慧如你.居然要花很長時間喔.......

    優雅mytvidea 於 2012/03/13 19:5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