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606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真的有上帝、或者佛祖存在嗎?如果真有,為什麼偏偏對自己如此不公呢?因此他要設計自己的遊戲。」

如果你閱讀了鬼古女【罪檔案3-斷指弦】上集的故事到中段,就不難了解為什麼「男主角」米治文會這樣想。是的,我把那位躺在醫院病床上,沒有任何人能給他繼續活著的一絲絲希望,還得時刻被監視著的米先生當成這本小說的男主角了,那些被傷害未遂的受害者形容他為聰明,有實力,具有藝術天份,如同電影電視劇裡吸引觀眾的主角存在,逼著讀者無法陌視他的神祕。 

, , , , , ,

mytvide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詩人下筆無情,要死要傷,要分要離,全操縱在他們手裡。」兮行冷冷的說。 

我自己年輕時把中文系唸得所謂「哩哩落落」,年老時雖不是忠誠對「詩」不離不棄,但非常肯定詩中自有吸引人的意境,源自詩人的喜怒哀樂。看到【仙靈傳奇:詩魂】裡龍兮行的這一段狠句形容,開了眼,驚艷之餘,慢慢思考著這本小說裡「黑暗」和「光亮」的對立比喻,究竟想表達甚麼? 

, , , , , , ,

mytvide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