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606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真的有上帝、或者佛祖存在嗎?如果真有,為什麼偏偏對自己如此不公呢?因此他要設計自己的遊戲。」

如果你閱讀了鬼古女【罪檔案3-斷指弦】上集的故事到中段,就不難了解為什麼「男主角」米治文會這樣想。是的,我把那位躺在醫院病床上,沒有任何人能給他繼續活著的一絲絲希望,還得時刻被監視著的米先生當成這本小說的男主角了,那些被傷害未遂的受害者形容他為聰明,有實力,具有藝術天份,如同電影電視劇裡吸引觀眾的主角存在,逼著讀者無法陌視他的神祕。 

這本小說唯一的缺點的就是「沒有結局」,因為它只是「上集」。通常能讓出版社賭分集出版銷售的小說,理論上都該有讓讀者讀著欲罷不能的牽引,我就是一口氣看完書的其中一個,恨沒能有下集可馬上翻閱,卻又隱約有著八九不離十能猜到誰是真兇的模糊思緒…… 

黑夢裡,全是悲慘的際遇。十三年前「失去」女友的警官巴渝生回憶裡把難過忍住,卻又再次碰上棘案重生,「斷指案」出現了。眼前的米治文,一個受監控的重要嫌疑犯,卻指名江京大學心理學系研究生那蘭解字謎,而且表明只有「她」能解。我看上文字裡描寫那蘭在巴警官老師眼中的形象,「他竟能一眼認出她。容貌和身材只是美女的平面,氣質讓外表美麗的女子成為立體的尤物。正是他對那蘭氣質的高度敏感,節省了眾裡尋她千百度的疲勞。」【罪檔案3-斷指弦(上)】裡遇害的女人很多,顯然地,被賦予能破案的那蘭該是多麼獨特的女人啊! 

, , , , , ,

mytvide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詩人下筆無情,要死要傷,要分要離,全操縱在他們手裡。」兮行冷冷的說。 

我自己年輕時把中文系唸得所謂「哩哩落落」,年老時雖不是忠誠對「詩」不離不棄,但非常肯定詩中自有吸引人的意境,源自詩人的喜怒哀樂。看到【仙靈傳奇:詩魂】裡龍兮行的這一段狠句形容,開了眼,驚艷之餘,慢慢思考著這本小說裡「黑暗」和「光亮」的對立比喻,究竟想表達甚麼? 

「我是詩境裡的精神,靈魂,可以在詩境裡自由穿梭,本應維護詩境的秩序。可是那一天……」 

【仙靈傳奇:詩魂】《親子天下》出版的新書,我第一回閱讀作者陳郁如的作品。有時,網路上對新書近乎讚嘆的推薦詞,我必須用「讀」到的激動來驗證,尤其是我未曾拜讀過其他作品的作者。很久很久之前的那一年,我在讀【哈利波特】過有過期盼,表面上分類為青少年小說的【哈利波特】抓緊了已是青少年的家長們情緒,這一回我在【仙靈傳奇:詩魂】裡有類似的心動這不只是可以讓孩子們閱讀的充滿想像力的作品,先給孩子看之前,大人們也該先進入作者創造的唐詩秘境和任務裡先悠遊一番。 

, , , , , , ,

mytvide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