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606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真的有上帝、或者佛祖存在嗎?如果真有,為什麼偏偏對自己如此不公呢?因此他要設計自己的遊戲。」

如果你閱讀了鬼古女【罪檔案3-斷指弦】上集的故事到中段,就不難了解為什麼「男主角」米治文會這樣想。是的,我把那位躺在醫院病床上,沒有任何人能給他繼續活著的一絲絲希望,還得時刻被監視著的米先生當成這本小說的男主角了,那些被傷害未遂的受害者形容他為聰明,有實力,具有藝術天份,如同電影電視劇裡吸引觀眾的主角存在,逼著讀者無法陌視他的神祕。 

這本小說唯一的缺點的就是「沒有結局」,因為它只是「上集」。通常能讓出版社賭分集出版銷售的小說,理論上都該有讓讀者讀著欲罷不能的牽引,我就是一口氣看完書的其中一個,恨沒能有下集可馬上翻閱,卻又隱約有著八九不離十能猜到誰是真兇的模糊思緒…… 

黑夢裡,全是悲慘的際遇。十三年前「失去」女友的警官巴渝生回憶裡把難過忍住,卻又再次碰上棘案重生,「斷指案」出現了。眼前的米治文,一個受監控的重要嫌疑犯,卻指名江京大學心理學系研究生那蘭解字謎,而且表明只有「她」能解。我看上文字裡描寫那蘭在巴警官老師眼中的形象,「他竟能一眼認出她。容貌和身材只是美女的平面,氣質讓外表美麗的女子成為立體的尤物。正是他對那蘭氣質的高度敏感,節省了眾裡尋她千百度的疲勞。」【罪檔案3-斷指弦(上)】裡遇害的女人很多,顯然地,被賦予能破案的那蘭該是多麼獨特的女人啊! 

書裡的那蘭經歷過太多的懼怕和傷感,參與協助辦案,她曾經「使出渾身解數拒絕,卻無處可逃」。她怕看恐怖片,最恨一個人走夜路,是害怕造就了她的細心和敏銳觀察。深不可測的罪犯米治文「挑」上她「玩」遊戲,她也想「沉默,但沉默遠非化解恐懼的法寶」,被囚禁精神病院30年的強姦犯米治文為什麼自稱為「倉頡大師」來預言:「血巾斷指案,會繼續下去」,從那蘭窮追不捨的調查裡漸漸發現米先生不幸卻又聰靈的成長時光,甚至在最後利用一篇古書的短篇讓讀者驚訝裡慢慢接近「真相」…… 

劇情安排上,與其說那蘭的感情遭遇讓人有點難受,卻比不上女強人董珮綸欣賞加害自己的罪犯的包容來得意外,也許未完的故事裡將揭開此本書中很多的埋梗,沒有結局,也無雷可爆,不過癮的糾結在過癮的前提裡……. 

「那蘭,妳不是弱者,妳吸引我的,正是妳的那份幾乎可以稱為頑固的堅強。以及堅強背後那份無與倫比的脆弱。脆弱的人並不見得是弱者,這是不是很弔詭?」 

, , , , , ,

優雅mytvide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詩人下筆無情,要死要傷,要分要離,全操縱在他們手裡。」兮行冷冷的說。 

我自己年輕時把中文系唸得所謂「哩哩落落」,年老時雖不是忠誠對「詩」不離不棄,但非常肯定詩中自有吸引人的意境,源自詩人的喜怒哀樂。看到【仙靈傳奇:詩魂】裡龍兮行的這一段狠句形容,開了眼,驚艷之餘,慢慢思考著這本小說裡「黑暗」和「光亮」的對立比喻,究竟想表達甚麼? 

「我是詩境裡的精神,靈魂,可以在詩境裡自由穿梭,本應維護詩境的秩序。可是那一天……」 

【仙靈傳奇:詩魂】《親子天下》出版的新書,我第一回閱讀作者陳郁如的作品。有時,網路上對新書近乎讚嘆的推薦詞,我必須用「讀」到的激動來驗證,尤其是我未曾拜讀過其他作品的作者。很久很久之前的那一年,我在讀【哈利波特】過有過期盼,表面上分類為青少年小說的【哈利波特】抓緊了已是青少年的家長們情緒,這一回我在【仙靈傳奇:詩魂】裡有類似的心動這不只是可以讓孩子們閱讀的充滿想像力的作品,先給孩子看之前,大人們也該先進入作者創造的唐詩秘境和任務裡先悠遊一番。 

唐詩數萬首,足為故事瞬變背景的奇幻。角色設定上,國小六年級生柳宗元扛起主角大任。解說名字由來我就笑了,「每次同學都叫他中元普渡」,至此,我就放心閱讀不再質疑,作者筆法夠幽默。大致上來說,【仙靈傳奇】系列第一部【詩魂】利用唐詩開了兩個時空交替,一個在每首「唐詩」裡專屬的「詩境」裡,一個是現實的學校生活,小六的老師教著唐詩,學校每年還舉辦唐詩大賽。三歲能背三字經的聰明,卻搞不定唐詩下一句的柳宗元,竟然莫名其妙能穿梭進出幻境,開始慌亂地忙起來,他心軟,受不了【江雪】詩裡老姜的眼淚,幸好也得到女同學儀萱的好奇大力協助,柳宗元慢慢挑戰了困難重重的任務,讓讀者也跟著往返以前只見文字的「唐詩」美境,幻化如3D電影般裡立體的劇情裡。 

「你怎麼來的,就怎麼回去。」我覺得這「開關」任意得有趣。 

作者讓小柳宗元「命中注定」般介入的就是「詩魂」和暗神「龍兮行」的拉扯,仔細想想,作者天馬行空的創作裡其實是很簡單的兩種對抗勢力,我的理解是否正確也不是重點,原本讀書自在取得。「詩魂」猶如「正能量」,當詩人寫了詩,詩就有了意境,詩被傳訟,慢慢瀰漫成魂,「詩魂」能穿梭在詩裡也守護著詩意境的完整。「詩魂」不敵「陰氣」,詩人也會有怨恨傷心矛盾,這些凝聚成「負能量」「龍兮行」,他出自於【隴西行】回不去的哀怨,越來越想不開,越來越強,終於黑團聚煙也成了人形,「負能量」專找「正能量」挑戰,他忌妒成恨,讓詩境見不得光,走過成黑….…擬人化的正能量「詩魂」輸了,他把自己僅剩的魂魄放在五首詩裡,等待有緣人幫忙解放然後聚積,只有搶先在黑暗前守住自己的正能量慰藉,才能敵過迫害困難,找回正義規矩的「詩魂」重新回來詩裡,重現詩境的美麗……….. 「桃林下一整片土地居然是黑色的。……這實在太詭異的,粉紅的美景跟黑暗惡臭並存。」人生不也如此? 

, , , , , , ,

優雅mytvide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